第9章 黄花镇

在江湖上走南闯北的人里面,稍微有些见识的,都会听说过亢金龙这个名字;倒不是因为他是锦衣卫的一员,亢金龙这人本身就有点意思。

“为人仗义。”这是认识亢金龙的人给出的统一评价。

亢金龙打小有几分愣头青,十二岁便被纳入锦衣卫,十六岁带刀上阵,立下了赫赫战功;几年之前朝廷那场惊天变时,头一队赶到皇上身边的锦衣卫里面就有亢金龙。这几年下来,亢金龙和身边的同僚经历了大大小小四十余次与妖孽的惨烈厮杀,前辈们已经全部战死,而他自己身上也留下了不下二十道伤疤。

可以说,亢金龙这条官路,是从死人堆上面走过去的。

当他被提拔为二十八宿,皇上亲自赐下了“九剑开屏”这个绰号的那天,亢金龙自己是没有什么特别感觉的。内心里唯一庆幸的,就是自己的俸禄多了不少,足够每年养活那些昔日同僚们的家眷。每每带着银子过去,都说是朝廷给的抚恤金。倒是他自己依旧一直迥然一身,吃住都在衙门里,偶尔俸禄没有发下来的月底,还得厚着脸皮问别人借钱过活。

要硬说生活有了什么变故,也只能是京城内再也没有人喊他的名字,见面寒暄时,朝廷的人都喊他一句“九剑大人。”

这个月初,麦芒伍约见亢金龙,说了要除去叛徒这件事之后,亢金龙一时间有些发懵:“内里清场这种事,向来不是我负责的。”

“那叛徒现在躲在南疆,你此番前去路途遥远,朝廷倒可以名正言顺拨一些盘缠予你。”麦芒伍说这番话的时候,眼神里飘过一丝同情:“顺便……朝廷内诸人皆知,你与那叛徒平日里交好;这也是给你一个脱清关系的机会。”

“既然伍大人已经知道个中缘由,请恕卑职恕难从命。这么多年咱们兄弟死死伤伤,到了今日,大人连个退隐之人都不肯网开一面吗?”

“九剑,这是命令。”

麦芒伍淡淡地丢下了一句话,转身消失。

亢金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才叩身,领命。

是啊……自己已经不是那个曾经浴血奋战的亢金龙了。现在,自己是九剑。

自己,是朝廷的九剑。

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拎了一个空皮袋缠在腰间,九剑背上了自己那副颇像雨伞的兵器之后即刻出发上路。果不其然,这一路上倒也是遇见了不少妖怪,九剑似乎并不着急赶路,且杀且行,慢慢的攒了些内丹装在自己的袋子里;他倒不打算回衙门邀功,只是秉承着镇邪司一贯的理念而已。

不过,与之前预计的不同,九剑从南秀城打探完了那叛徒的消息后,本打算无功而返,谁知道竟然突然被人堵住了去路。大路上,那两个黑衣白面具的人直直拦住了自己,让九剑误以为这是自家衙门派来灭口的杀手。

其实如果对方真的是杀手,九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;一来锦衣卫向来门规森严,二来前几日自己在深山里赶路时,无意间看到头上有一只六翅乌鸦飞过——那是正赶回京城报信的血菩萨——当时九剑就认定麦芒伍在派人监视自己;眼下自己既然打算要敷衍了事,那么被人在这里除掉也怨不得别人。

直到对方暴出了与妖同族的话,一下子亢金龙就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——

逢妖必杀。

前辈们打入门起就教给自己的一句话。

这也是锦衣卫多少年的规矩,未曾变过。

那两个黑衣白面具,最后看到的景象也只是转瞬而过的极美:九剑手中的雨伞缓缓展开,化作九把残旧兵刃,不急不缓在九剑身后开屏画圆。

下一个瞬间,就是单方面的血肉横飞,根本容不得人出手。登时两个黑衣人翻在地上,肉身化作一滩污血,只留下了面具和黑袍子。

半柱香之后,九剑已经收好了自己的兵器,俯身捡起两枚内丹,放进了自己的皮袋之中。没想到啊……南秀城附近竟然这么多妖怪。昔日里自己的老友镇守这里时,可以说是一片世外桃源。这才短短几年,就变成了眼下这样……

一边琢磨着,九剑不由得惦记起了之前自己见到的那两男一女……不晓得他们现在是否平安。毕竟那片深山着实让人迷糊,自己也是走了好几天才走出来。

其实,九剑对于吴承恩他们倒是不必担心。因为,此时此刻,吴承恩他们早已经走到了目的地。

昨天半夜里,吴承恩三人得了土地的指引之后,终于寻得了这黄花镇,连夜投了客栈好生休息。看来几天山路确实颇为叫人疲倦,连一向不睡懒觉的青玄,清醒之后才发觉已经过了午时。

吴承恩把青玄拖起来,两人简单洗漱一番,只见李棠早就坐在客栈的天井里,边用嘲笑的目光看着他俩,边往嘴里丢牛肉干。

黄花镇镇如其名,满城都是黄花浓厚的香气。从客栈出来没走多远,就找到了一家饭庄。李棠直接进去坐下,随手将兵器放在了桌子上。而吴承恩则先是偷偷看了看口袋里的银子,才带着青玄走进了饭庄。

青玄等吴承恩点好饭菜之后,眨了眨眼示意吴承恩,吴承恩恍然大悟一般,起身去找掌柜。

“李棠姑娘,”青玄想了想,却又觉得似乎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便简单说道。踌躇片刻后,青玄趁着等菜的当口问道:“你的本家……”

李棠抬起眼,不明所以地看着青玄。青玄顿了顿,把后面的问题咽了下去。一则是即便自己说出心中的疑问,李棠也不见得会实话实说;二则是,即便李棠真愿意倾囊相告,但是以这几天同这姑娘相处来看,她这性格也未必能够说得清楚。

青玄话到嘴边又改了口:“你的本家带出来的这刀,还是不要横在桌上,万一被官府的人看见,少不得又得与你口舌一番。”

李棠却不理:“官府的人,不过是一群拿俸禄的废柴。”

“问清楚了,旁边便有书肆。一会儿吃完,可以去买些宣纸回来。”吴承恩高兴地跑回来,还未拉开椅子坐下,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;三人抬眼望去,却见得一队士兵拥蹙着两个身着朝服的人信步而来。领头那两人光是看穿戴就明白一定是位高权重之人;腰间隐约露出的令牌,也透露出了他们可以在京城里畅通无阻。只是细看之下,更觉得两人大腹便便,绝对不是锦衣卫那种过着刀口生活的粗人,反而称得上是雍容华贵。

“怎么这么多官兵……莫不是有什么事端?”吴承恩假装好奇,同掌柜的搭讪一句。

店里的掌柜抬头看了看后,神色倒轻松得很:“那是光禄寺派下来的官员,估计是要来我们黄花镇购一批糕点而已。我们这里的黄花饼口感细滑,年年寿宴都得买去个三五百斤。”

青玄和吴承恩听完之后都松了一口气:还好,不是冲着自己来的。只有李棠说:“光禄寺?做和尚也贪嘴吃?”

掌柜颇为奇怪地瞅了几眼李棠,青玄急忙岔开了几句闲话。掌柜这才不再多说,继续忙活去了。

倒是一旁的吴承恩匆忙对李棠解释道,那光禄寺并非普通寺院的寺,而是同大理寺一样并列为“五寺”其中,可谓是国家权位最高的衙门之一。大理寺主管律法、裁决,而光禄寺主管寿宴与膳食。为博皇上一笑,自然是访尽天下美食也不在话下。其他的五寺还有太常寺、太仆寺、鸿胪寺,乃是世间常识,千万要记得,否则惹人生疑云云……

“倒不过由此可见,这里的黄花饼确实值得一吃。”吴承恩见李棠似乎对自己的谈话渐感无趣、甚至打了个哈欠,连忙补充道。

果然,听到这里,李棠才喜笑颜开,嚷嚷着要掌柜的加一盘黄花饼。掌柜的应承一声,不消片刻,便让店小二拿着一个黄瓷盘子放在了桌子上;而上面的黄花饼焦黄喷香,映衬着盘子的颜色显得煞是好看。

“能用黄瓷盘子可是有讲究的。”青玄看了看那盘子,似乎也开始对黄花饼好奇了几分:“它代表着皇上曾对这项美食施以称赞。”

李棠早已拿起一块糕点,掰下一小撮后却也没有着急入口,反而喂给了自己腰间的那串金鱼玉坠。那玉坠竟然知道张开口,甚至轻轻咀嚼了几下。

青玄和吴承恩对视了一眼,这李棠的来历,越发令人好奇。

“那难吃的东西用什么颜色的盘子?”吴承恩说着拿了一块塞进了嘴里,只是尝了一口后便开始狼吞虎咽——这玩意卖得贵确实有几分道理,竟是如此好吃。

青玄抬头瞥了一眼那两位光禄寺的大人,没有回答吴承恩这个问题。

李棠撇嘴瞪了一眼吴承恩,觉得如此吃相确实有些唐突;喂饱了那腰间的玉坠,自己才不急不缓掰下一小块后放入口中。无需咀嚼,这黄花饼入口即化,融成一片香甜。

李棠这才情不自禁露了一个微笑:“确实好吃。”

吴承恩倒是不忌讳自己吃相难看,吃完了第一块之后随手又拿起一块,大口一啃,半个黄花饼就进了肚里;果然,这饼香甜无比,而且入口后一点也不黏牙,就是连着吃上几块也不会起腻:“青玄,你尝尝看啊……这糕点到底怎么做的,回头我寻摸一个方子,以后咱们就有口福了。”

青玄听完后,拿起一块黄花饼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,笑着说道:“看来,我没口福了;闻味道,里面应该有几分米酒才对。然后,还有些许杏花,还有……”

青玄又仔细嗅了嗅,并无进展。看着李棠和吴承恩期待的眼神,青玄索性用手一掰,将糕点一分为二,端详着内瓤想看个仔细:“里面应该还有甘蔗、揉碎的米粉,和……”

就在这时,青玄左手中的半块黄花饼里有些响动。片刻之后,一个手指大小、穿着杏黄色衣服,少女模样的灵物,从那半块糕点里睡眼惺忪地冒出了头来。

青玄一时间愣住,和那灵物四目相对。

“呃……虫子?”吴承恩看到这一幕,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,脱口而出替青玄补充道。

那灵物听得吴承恩开口,转身看着吴承恩稚声稚气地说道:“才不是虫子!”

吴承恩一脸错愕,用胳膊肘捅了捅李棠,小声说道:“哎你看!会说话的虫子!你纵是见过百妖,也没有见过住在黄花饼里的吧?”

“都说了人家不是虫子啦!”那灵物撅起了嘴,全然不怕这些差点随口吃掉自己的人。

李棠此时也呆住了,顾不上同吴承恩斗嘴,先是急忙轻轻掰开了自己手里的黄花饼,确定自己没有错口吃掉相似的灵物后才长出一口气。

缓一缓神,三个人最终一起盯着那从黄花饼里跳到桌子上的灵物——只是青玄的手抬得略有些高,这小家伙不慎差点摔在了盘子里。

“这是妖怪吗?”吴承恩把手里剩下的半块糕点叼在嘴里,然后随手掏出毛笔,用笔尖戳了戳那灵物:“莫非是……饼精?”

纵是笔尖再软,那灵物还是被捅得摔了一个跟头。显然,这次那灵物真的生气了,重新站起来之后朝着吴承恩稚声稚气地喊道:“才没有这么难听的名字!”

李棠这才回过神来,当即制止了吴承恩的此番乱来,抬手护住了桌子上的灵物:“你干什么!怎么欺负人!”

青玄看着眼前的一幕,迟疑良久,说道:“确实是妖……但是,却又和我们平日见的妖有些不同。她……她……”

她太弱了……

青玄都不忍心当着那灵物的面说出这句话,生怕自己言语上有所闪失。要知道,一般的妖物即便隐藏着妖气,进了青玄三丈范围内都会有所察觉。而这灵物纵是躲在青玄的手中,都没有被青玄发现……

吴承恩在一边点点头,收起了手中的毛笔。

倒是李棠反而上下端望,瞧了个稀奇。那灵物显然不喜欢被人如此打量,撅起了嘴巴:“小瞧人,我怎么不是妖怪……”

就在此时,街边有人尖声喊道“有妖怪!”

吴承恩不急不忙咽下糕点,回头刚要斥责喊叫的人小题大做,却见得街边的人四下逃命。

两只硕大的半妖突然从天而降,落在地上之后亮出了手里的两把斧头,紧接着开始追砍那些个官兵。而那两名命官见得此景,吓得抖如筛糠,连逃命都顾不上了。

吴承恩不假思索,一个箭步飞身而上。青玄也立刻亮出左手的念珠,紧跟着吴承恩朝着两个妖物奔去。旁边的李棠倒是不为所动在,只是逗着桌子上那灵物:“你看,那才是妖怪,你不是。”

街边,其中一只妖物已经砍伤几人,转头后径自朝着那要官奔去,举起手中的斧头便要夺其性命——危急之际,只见得一张宣纸横空飞来,上书一个“剑”字,斩断了举着斧头的妖爪后嵌进了后面的墙里。

吴承恩长出一口气,庆幸自己这随手一掷还真是准。那妖物发觉到了旁边有人,转头朝着吴承恩掷出另一把斧头。青玄从吴承恩背后一跃而起,吴承恩心领神会,抬手甩出一张宣纸,在上面草草写上一个“盾”字后扔在青玄前面。斧头劈在纸上后被泄了力道,甩在地上打转。

青玄直接飞起一脚,将那妖物踹到街边,阻止它继续伤人。

“还有一只!”青玄落地后继续压制住了那妖物,同时张嘴喊道;另一只半妖已经追上了另外那名朝廷官员,嘶叫着就要下杀手。

吴承恩抬手一摸,却发现已经没了宣纸,顿时心下一急。眼见得那官员便要一命呜呼,吴承恩一咬牙,左手缩回袖内,再伸出来时,凭空多了一柄三眼龙头火铳在手。

时不我待,吴承恩顺势抬手便是一发火铳,朝着那半妖打了过去——

砰!

“急急如律令!”

一声断喝!突然之间,一阵黑云在街口团集,紧接着落下了两道黄符分别劈贴在了那两只半妖身上。青玄看到这般情形,急忙向后跃了一步——半妖连挣扎都做不到,登时惨叫连连,跪地化为一股青烟。

整个过程行云流水,短到吴承恩来不及发出第二发火铳,便已经全然结束。一个黄袍道士飘然落下,瞥了一眼吴承恩同青玄之后便不再理会,继而大声问道:“朝廷的大人,可安然无恙?”

“腿!腿被那妖怪咬了!”倒在地上的那名官员带着哭腔,声嘶力竭地哭喊着,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。果然,那人裤子上全是血,中间还多了一个冒着青烟的小洞……

吴承恩看清之后慌忙高举左手,让手里的火铳落入袖中又立马放下,这才急忙跑回了李棠身边。过了一会儿,青玄也走了回来。

街上已经是人声鼎沸,一群人围着那黄袍道士感恩颂德,口呼上仙。相反,似乎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刚才也去除妖的吴承恩与青玄。

不过,这倒正合适。

“你这……”青玄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“许久没练,生疏了……”吴承恩低头扒拉着桌子上的吃食,勉为其难替自己辩解着。

倒是李棠似乎颇感兴趣,朝着吴承恩伸出手:“拿来,我看看。”

“什么啊?”吴承恩明知故问,假装糊涂道。

“你的炮仗啊,倒是没看个清楚。”看到吴承恩如此反应,李棠撅撅嘴:“又不是什么稀奇,小气的样子。不过,倒是真响啊……你看你把这小家伙吓得……”

一番话,才让吴承恩和青玄想起来刚才的那个灵物;只见她躲在一块糕点后面,身子抖个不停。

“你不用怕,刚才那是火铳,是用来……”吴承恩张口安慰道。

“谁怕你那炮仗……”不等吴承恩说完,那灵物勉强抬起头,小心翼翼地朝着远处望了一眼:“我怕的,是那妖怪!”

“那两个妖怪已经打走了。”青玄说道。

灵物听闻于此,面露惊讶,指着那黄袍道士小声颤抖着说道:“为何你们看不出来?他也是妖怪啊!”

吴承恩愣了愣,同李棠说道:“她胡乱说什么呢?”

李棠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清楚,想了想后猜测可能是这灵物见得妖类同族死于非命,便怕了那黄袍道士……

吴承恩笑了笑,说,那岂不是我们在她眼里也是妖怪?

“不对……”

只有青玄,皱着眉悄悄说了一句,同时朝着那黄袍道士张望了一眼。吴承恩和李棠看着青玄如此凝重,也转头顺着青玄的目光一望——

那道士的脖子上,挂着一枚正在冉冉发出凶光的红钱。反倒是周围的人仿佛都对这凶光视而不见,只有那血色的光芒张牙舞爪,似乎正要吞噬掉身边的一切……